墨西哥在讲自己的故事 体现民族文化保持乡野灵性

2019-02-09 12:07

墨西哥在讲自己的故事 体现民族文化保持乡野灵性



  钱江晚报6月19日讯 (作者/七贤)打客场时喜欢躲在队友床底下,冷不丁窜出来把队友吓尿的洛萨诺攻破德国队大门后,朋友圈里一个德迷愤愤不平道:墨西哥队踢得真脏。我建议他突击补课,关于墨西哥历史文化地理方面,重点是阿兹台克和玛雅文化。

  墨西哥人的祖先阿兹台克人也踢足球,他们的用球是石弹,可不像高俅们玩得那样潇洒。一场比赛下来,缺胳膊断腿是常事,输球的后果更严重,会丢性命,而不是发配沙漠,或者挖煤。而玛雅有些部落打猎,不用弓箭标枪,就靠两条腿,把猎物跑死、累死,比武松打虎更酷。

  满眼苍翠的墨西哥队把德国人当猎物满场撵,一点也不奇怪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如果足球真能体现一个民族的文化甚至民族性格的话,墨西哥比德国和巴西体现得更纯粹。

  这群标配为1.75米的精灵,好象是为足球而生,不是德国那种机械刻板、了无生趣的足球,而是追逐快乐、展示灵性的原生态足球。

  前国脚杨晨说,墨西哥球员和欧洲、南美足球都不一样,他们别出心裁,总能踢得让人意想不到。粉墨西哥足球,需要上点年纪,有点品位,否则,对墨西哥足球的认识,只会停留在他们五短身材、满场撒欢,个个像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的响当当的铜豌豆。当然你说他们是豌豆也不会错,埃尔南德斯全家都是豌豆。

  足球史海钩沉一下:世界杯百大经典进球名列第一位的,是墨西哥人;最伟大的空翻,是墨西哥人;最伟大的倒勾,是墨西哥人;最伟大的头球,是墨西哥人。对德国队的比赛,第73分钟时,隆重登场的马克斯,成了另一个伟大传奇,39岁年纪,第五次参加世界杯,而实际上,他已经在俱乐部退役,教练把他请到俄罗斯,就是让他来接受顶礼膜拜,完成一个庄严仪式。

  墨西哥人不是盛宴上的主菜,只安心做那几样调料:鲜艳、热烈、辛辣,一如他们的特产,龙舌兰、仙人掌,最像的,当然是“地狱之火”,辣度世界第一的红辣椒。

  辣到什么程度?墨西哥杜伦市每年举办一次吃“地狱之火”比赛。1992年的那届发生了意外,一位名叫甘牧斯的选手,吞下第13个辣椒之后5分钟,面孔变色,嘴鼻耳同时冒烟,接着,脖颈和双手也开始冒烟,观众们大惊,组办方用急救车把他送往医院,可惜为时已晚,他活活烧死了。

  德国队被墨西哥队掀翻,后果远远没有吃13颗“地狱之火”红辣椒那样严重,最近四届世界杯,有三支卫冕冠军在后一届世界杯的小组赛溺死。但墨西哥队这场胜利意义深远。

  德国足球很强大,他们条理清晰逻辑严密,像康德的哲学。但我们知道,诸多中国女球迷粉德国队,绝不是喜欢他们踢球像讲哲学,而是他们长得像男模。当然,这些女球迷的世界观,成型于哈斯勒退役之后。

  如果不出意外,职业球员的人工智能化或者机器人化是大势所趋,具体模式,参考现在德国队:错误犯得越来越少,修复漏洞的速度越来越快,战略战术越来越正确,身体条件越来越相像。

  墨西哥队是这股潮流的一个钉子户。他们的努力,就是保持乡野足球的灵性,让足球尽可能好玩有趣一点。这也有点像电商时代,还在精雕细琢坚守传统工艺的寂寞手艺人。

  撰文/陈川经过一个来月的全力拼杀,2018年世界杯伴随着法国队的夺冠落下帷幕。而俗话说“几家欢喜几家愁”,率领法国夺冠的德尚,以救火队员身份创造奇迹的克罗地亚主帅达里奇,英格兰少帅索斯盖特等人都获得了极大的赞誉。但是,像这届世界杯上早早出局的球队主帅们,很多都不可避免地走上了下课的道路,这其中也不乏在世